【阴阳师/酒茨】如隔山海(终篇)

真世纯良❤:

听晴明说这个小小的阴阳寮也是有名字的,他们这一个叫风花雪月。风花雪月是什么意思,茨木不懂,酒吞也不懂,但心里不见得不懂。


茨木才换了新衣服还不大适应自己那两根与以前不一样的角,那天跟酒吞干完事,起来的时候角就把身边的柜子给撞了一下,茨木倒是什么事都没有,柜子里就掉出来几个花花绿绿的娃娃,不过巴掌大小,都是那晴明的式神的模样,挺好看的。


“这是什么?”


茨木用手指尖去摸那上面的花样。


“哦,这个啊,”酒吞童子扫了一眼,从背后抱着茨木,捡了一个放进茨木手里。“你不要么,这是之前从晴明那要来哄你的,不过本来也是本大爷的战利品,只是跟他换了几个。”


茨木又看看手里那个,他没穿衣服,挚友也没穿,就这么贴着,觉得后背发暖,一时间就沉默起来,也不知道是在想这娃娃,还是在想酒吞童子。


茨木没有碎片时的记忆,自然不知道当初酒吞为了满屋子的小不点操碎了心,那时候酒吞看见这个娃娃,就觉得茨木会喜欢,心里还思考了一下是不是得跟晴明打上一架,没想到晴明很爽快地就给了他。


酒吞看着这几个玩意,就想起来那一堆碎片都喜欢抱着他那葫芦的事情,后来茨木来了也总是对他那个葫芦有意思,最近才好些。


“茨木,本大爷问你,”说着话酒吞还揉了揉茨木的胸前,手感极好。“你当初为何要抱着本大爷的那个葫芦?”


“那个葫芦有挚友的气味。”


“那你为何不抱着本大爷?”


“挚友……挚友不像挚友。”


茨木也说不上个具体的理由,只是那时候看见酒吞,就觉得不是他熟悉的那个酒吞。


“不过换了一身皮,”酒吞童子鼻子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声音。“你们就都认不得本大爷,非要去折腾那个葫芦,葫芦冷冰冰的,哪里比得过本大爷好。”


“挚友天下第一好,就连隔壁那个也比不上你。”


茨木童子笑笑,把那几个娃娃在地上摆成一排。酒吞童子已经搂着他的腰在背后亲了起来,后背上感觉像有个羽毛轻轻的挠着一样。


后来晴明又领了隔壁的红叶过来,茨木一看就几乎手脚并用地缠到酒吞身上去了,任晴明怎么劝都不下来。


“带着他一起去不就行了。”


酒吞抱着茨木跟在晴明的屁股后面走了。


茨木这次比以前倒是卖力了许多,过去晴明都是单独带他,他带着狗粮,没什么心情好好打架,今日挚友跟在身边,还有红叶那个女人,他心情不爽,下手很了许多。


在场的三个妖怪都不是什么让人省心的,三下两下就把酒吞的传记也给解了,茨木看着架打完了,又手脚并用像个章鱼一样缠上酒吞。


晴明倒是丢了个碎片给茨木,就算是辛苦费。


回去以后酒吞就看见茨木举着那碎片看得仔细,显然茨木挺喜欢那个玩意。


茨木童子觉得这个碎片很稀奇,跟挚友一模一样,只是小小的,在他手里抱着葫芦坐着,好像不想跟他说话的样子。茨木想了一想,试探着把那碎片放在头上,头上有角立着,那小小的酒吞就伸手抱了上去。茨木眯了眯眼睛,心里觉得开心,果然酒吞童子都是喜欢他那根角的。


酒吞看着就不高兴了,茨木那根角碰着是什么感觉,他每次舔一舔咬一咬,茨木就全身都发抖,怎么能随便让那些玩意碰着。于是提了那碎片,开门手一挥就给甩飞在院子里,还喊了一句:“安倍晴明,管好你这些破玩意。”


院子里一圈式神都不知道为什么酒吞火气那么大,要知道那碎片虽然比不得本尊,但也挺珍贵的呢。当初晴明得了茨木的第一片碎片,高兴得整日捧出来看。


“挚友,何必跟那碎片吃醋?”


回头茨木已经半躺在卧榻上看着酒吞,嘴角翘起一个小弧度来。


“你心里倒是清楚。”


酒吞把那葫芦丢在一边,装出一副生气的模样朝茨木走过去。


他原先嫌弃茨木的衣服一层一层穿得太多,不过出门又觉得这样就挺好,该有的都给遮在里头,回屋里再脱掉,好看的东西都他一个看了。


酒吞抓着茨木的衣服把他地身子提起来,头一低就亲在唇上。妖怪的亲吻不像人类那么温柔,两个舌头缠在一起,亲着亲着唇齿之间就撕咬起来,直到牙齿挂在一起才停下。茨木歪歪头动了动下巴,就把牙齿分开来,手抚上酒吞的肩头,轻轻咬在他的胸口上,舌尖还抵着胸前那一小颗凸起舔了舔。


“茨木童子……”


酒吞声音低低沉沉地叫了一声,手上扒开那身衣服,又在茨木的角上狠狠咬了一口。


“挚友,别咬……”


茨木给咬得抖了一下。


“叫你长点记性,你这角是本大爷才能碰的。”


酒吞童子惩罚一样又咬了一口,才又抬起茨木的下巴亲上去。


接下来自然又是一阵难以描述的过程,酒吞似乎打定主意折磨茨木,每一下都往他敏感的地方去,头上的,身上的,里边的,茨木眼泪都流出来,只能抓着他呻吟,再说不出其他的。


这次做完茨木童子抱着酒吞好一会也不放开,一连在他耳边说了好几句“吾喜欢挚友”,酒吞童子就在他的嘴上耳朵上亲一亲咬一咬,算是回答。


窗户自前几日晚上起就一直没关紧,些许晚风吹进来,还带着些陌生的味道。酒吞鼻子动了动,嗅出那大概是安纲的气息,不过这一次应该是来找晴明做些什么。如今他不是大江山的鬼王,既然来了这小寮,就断了与那些人类间的瓜葛,从此过去的那些是是非非就与他们再无干系。唯一与过去那些事有关联的,也就只有他怀里的茨木。


这样过了好一会酒吞才觉得不对劲,扳着茨木的肩膀看他,茨木也看着酒吞。


“吾想起渡边纲了,”茨木童子身上发抖,又要往酒吞身上贴。“吾不怕疼,可是吾断了手臂的时候,觉得心里疼……挚友……断了手臂就来不及去找挚友了。”


茨木把额头贴在酒吞脸侧,角也顶在他头上。


“后来看见挚友,吾很怕。”


那日源赖光去讨伐酒吞童子,茨木带着伤跌得撞撞地赶回去,却只看见酒吞分离的头身,那伤口处安纲强劲的气息冲得他心里发慌。过去那些跟酒吞一起度过的,说不上是几百年的时光,甜的一瞬间都变成苦的。


“啧。”


酒吞童子手一扬就关紧了窗户,小小的屋室内瞬间安静,那与妖怪的气息不断冲撞着的安纲的气味也淡了许多。


“有什么好怕的,本大爷不是好好的在你身边?”


酒吞抓着茨木的角把他按到床上,自己也跟着躺下,茨木还是发抖,缩在他怀里像个受惊的小兽。这样倒是像极了小孩子的时候,茨木初到大江山的时候,曾偶尔因嗅到太过强大的妖怪的气息,而感到害怕,缩在酒吞的住处里不肯出门。那时酒吞就倒一碗酒给他,酒里混着他的妖气,茨木喝了不久就不再受那些气息冲撞着,安下心来在他身边睡着。


那日若不是想着茨木没回来,怎会分了神喝了那些人的酒,也不会被那安纲斩首。童子切安纲?酒吞想到就觉得好笑。那刀若不是借了源赖光的心思,如今怎会居于天下五剑之位。呵,想来想去还是怀里这个大妖怪好,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那么多花花心思,跟在身边都觉得心里舒服。


酒吞看看趴在身边的茨木,他正看着自己,眼睛也不眨一下。过去酒吞就觉得茨木那一双眼睛好看,觉得自己喜欢上茨木的时候,梦里也都是那双映着自己身影的眼睛,茨木的眼睛里总是只有他一个,别的什么都看不进去。


“睡觉。”


酒吞在茨木头上揉一揉,摸一摸那根角,也不管茨木是什么感觉,权当安慰。


茨木便闭了眼睛。


“挚友,晚安……”


安静了许久茨木才又小声地说了一句,他这会情绪平稳了不少,没了安纲的气息,那日的感觉也就慢慢淡了。


“傻子。”


茨木觉得他听见酒吞的声音,也不知道是在做梦,还是真的。不过他知道,这会挚友正把他搂得紧,那感觉可一点都不假。




----------------The End-------------------



评论

热度(95)

  1. 立志做一个有趣的人真世纯良❤ 转载了此文字
© 立志做一个有趣的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