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酒茨】山有木兮(终篇)

真世纯良❤:



酒吞童子觉得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茨木不能自拔了。


茨木就真他妈刚巧一言一行都是他喜欢的样子。


比如他在床上的时候,声音又大叫的又浪,胸大屁股紧腰又有力气,什么体位都不是问题,转过去还能看见背上的沟线和腰上两个浅浅的小窝,再想想胸前那两个敏感的点,酒吞就恨不得跟他滚一辈子床单。


再比如晚饭之后一起看个电视,茨木童子总是套件挺有艺术家气息的毛衣,要么光着大腿要么身上有几个洞洞露出点腹肌,手里端着个冒热气的被子,就跟个妖精一样坐在他身边,看久了还会靠在他身上。


又比如一起出门买衣服,茨木会跟他手拉手腻腻歪歪地走在一起,进了店试衣服还会在试衣间跟他来张自拍,有时候是两个人都裸着上身的,有时候是裤子开了拉链的,露出半截内裤,茨木还特意给个特写,偶尔有酒吞的套头衣服穿了一半的,或者正在脱衬衫的。


茨木可能就是个毒药,酒吞有时候也这么想,可是他甘愿沉迷。


那天酒吞正好碰见不久前自愿调去分公司的青行灯,沉迷在恋爱里的男人眼神都比以前变了许多,青行灯像个黑社会大姐头一样精明,一眼就看出来奸情,三言两语就让酒吞全都招了。


说来也巧,青行灯也是认识茨木的,以前酒吞带着茨木在街上瞎混的时候,青行灯就真算个大姐头。


“你是不是把他当成你的什么物件一样带回来摆在家里了?”


知道茨木在酒吞不在之后的反常,青行灯喝了一口咖啡说道,荧光蓝色的口红浅浅地印在杯子边。


“怎么可能,本大爷当然是把他当成……对,男朋友!”


酒吞童子犹豫了一下才说出那个字眼,毕竟是两个男人,总会有些不好意思。这可不像他当年追红叶时候的那一句“做我女朋友吧”那么简单。


青行灯晃晃杯子里的咖啡,酒吞总觉得她差点就要晃到自己脸上来。


“你把他的生活搞得一团乱,还非得觉得自己的工作很必要,茨木连你忙什么工作都不知道吧,鬼知道你是不是表面上当个精英人士,背地里倒卖白粉?”


青行灯说完挺有韵味地又喝了口咖啡,酒吞差点把嘴里的喷到她身上,还好忍住了,不然他要赔的恐怕就不止是价格不菲的衬衫和裙子了。


“老子什么时候卖过白粉?”


酒吞眉毛一挑,虽然他过得痞里痞气,实际上还是个正经人。


“我都说了,鬼知道。”


青行灯把咖啡杯放在托盘上,纤细的手指上还涂着口红同款的指甲油,拎着个香槟色的小包起身就要走。


“反正你自己好好琢磨一下你们俩的关系,我真是替你心疼茨木。”


一句话飘飘悠悠留在青行灯身后,酒吞在那看着她的背影皱眉,等到她转过楼梯拐角消失不见,又把视线投向窗外的,楼下停着的白色车子十分显眼,是茨木头发的颜色。


酒吞童子最后还是叹着气把咖啡喝完才离开,苦涩的味道在他嘴里蔓延。


第二天茨木睡到十点才起,酒吞上班的日子里他总是起得很晚,不需要准备早餐也不需要准备工作,人自然懒散。没想到一起来就看见身边酒吞睡得香甜,阳光透过他和窗帘斑斑驳驳地照在酒吞身上。


“挚友?”


茨木童子思考了一下今天,确定是工作日之后伸手推了推酒吞。


酒吞童子睁开眼睛看他,一脸不耐烦地把人按进怀里,又闭上眼睛。


“不去工作?”


茨木挣扎了一下,脸还是靠着酒吞的胸膛。


“吵什么,本大爷从今天起不去工作了。”


酒吞童子说了一句又睡过去。上班族的作息有规律,但是久了也累人,再加上茨木天天躺在他身边点火,难得没有负担地睡个懒觉,睡到自然醒那才能算够。


昨日青行灯本意大约是让酒吞跟茨木好好交流一下生活方面的事,没想到酒吞在涉及茨木的事情上挺耿直,思考了一下午,下班前就打印了辞呈,落款牵着他酒吞童子的大名,手里拎着西装外套就拿去丢在了老板的桌上,留下一个潇洒飘逸的背影。


酒吞童子思考来思考去,得出的结果无非是他跟茨木也并非差这一份工作挣的钱,所以辞了回家陪茨木,是个不错的选择。


酒吞醒了之后捞起茨木就进了浴室,茨木自然懂他的意思,配合地脱了两人的贴身衣物,转身就跟他舌尖对舌尖地纠缠起来。


两个人在一片淋漓的温水里吻得互相都发喘才停下来,被水打湿的长发混在一起,茨木童子有点舍不得离开酒吞童子的嘴唇,搂着背又磨蹭了一会才离开,眼睛直直地看着酒吞。


“挚友,想要。”


上车刷卡


酒吞童子心满意足地又欺负了茨木一会,熟练地做了善后工作。茨木大概是被折腾地发累,手还抱在背上不肯放开,眼睛就已经闭上,呼吸平稳,睡得像只小猫。


当然酒吞还是要工作的,只不过是自己开了家公司,把茨木哄去做了贴身助理,这下一天24小时两人几乎都黏在一块。


后来BLOG上酒吞与茨木这对情侣档彻底红了起来,茨木也说不清自己算不算是个网红了,不过他知道他拍的那些照片挚友很喜欢。


茨木并不知道,当他坐在办公室里计划着酒吞的工作安排的时候,酒吞童子把一张二人的合照塞进他的钱夹里。茨木童子不怎么花钱,偶尔买东西也只是在口袋里塞几张零钱,那钱夹是酒吞送他的,他就跟个宝贝似的整天带在身上。


酒吞童子心情好或者不好的时候,会把茨木压在办公桌上做一次,或者让茨木分开腿坐在他的椅子上,想着那些桌椅都是茨木亲自挑的,就觉得情趣极佳。


再见到青行灯的时候酒吞正带着茨木逛超市,他站在货架前挑酸奶,茨木在身后抱着他的腰,松软的头发在脖子上蹭得发痒。


“狗男男。”


青行灯丢下一句话来,甩甩手里的小包,踩着高跟鞋咯噔咯噔地推着小车走了。


茨木把脸埋在酒吞背上笑的开心,酒吞童子拎起一瓶酸奶很没有风度地转个身,冰冷冷的感觉就贴在茨木的脸上。


“笑什么,快点回家,”酒吞那浅色如玻璃质的眼睛里映着茨木的一头白发和亮亮的双瞳。“本大爷想上你了。”




-The End-




PS.


终于把这篇写完啦


本来只想写个千字小短文呀,没想到断断续续补了这么多


纠结要不要画个封面印成小料呀



评论

热度(145)

© 立志做一个有趣的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