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恋爱魔法 作者:kea

kea:

校园AU,恋爱小甜文,一桩由恋爱魔法引发的恋爱。




[酒茨]恋爱魔法


 


12月24日。清晨第一节课前。


窗外一片白雪茫茫,教室里到处是麋鹿和圣诞老人的装饰。


 


坐在最后一排的酒吞两手枕在脑后,一脸无聊地翘着椅子。目光已经飘过右前方那个空空的座位好几次了。


前面的夜叉回过头问:“茨木怎么还没来啊?”


酒吞没好气说:“我怎么会知道,我和他又没关系。”旁边人都莫名看他一眼,好像全世界就偏偏他应该知道一样。


 


酒吞啧了一声。还有一分钟就上课了,那笨蛋还没有来。睡过头吗?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没有消息。


 


上课铃响起来,晴明走到了讲台前。看了一眼空座位,看着酒吞问:“茨木同学没有来吗?”


酒吞一脸“为什么问我??”的莫名表情,还没来得及开口,一个白发少年就风风火火地冲到教室门口,急刹车,对着老师嘿嘿一笑,泥鳅似的钻进教室回到座位。


 


酒吞看着那家伙整理书包,那家伙突然回过头看他,酒吞立刻面无表情地挪开视线。


 


茨木难得迟到,是因为今晚就是平安夜了,他起了个大早,做了一些手工巧克力。明明提前了整整两个小时起床,但他实在不善于折腾这些小甜品,失败了好几次才搞定。


 


虽然早起了两个小时,上课时,茨木却毫无困意。


他很紧张,满手是汗。


他马上就要把做了一早上的巧克力送给那个人了。但很不确定对方会接受。说不定会鄙夷地丢到他脸上的。


 


不会,挚友人那么好,会礼貌收下的……


啊……说不定他根本不吃巧克力,从来没见他吃过!


不,不对……挚友最讨厌婆婆妈妈,他一定觉得亲手做巧克力这种事超级婆婆妈妈……啊啊啊我为什么要做巧克力啊?


茨木的心情一会儿宽慰,一会儿懊丧,一会儿又极其痛苦。脸上表情也甚是精彩。


下课铃突然响起来时,他就像坐到了炮仗上一样一屁股弹起来。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深吸一口气,终于鼓起不存在的勇气,带着一副“死就死吧”的表情大义凛然地走向教室后的储物箱,打开自己的书包翻找。


 


找着找着,他的面色渐渐变得紧张——


咦?咦咦咦??不会吧……


居然……居然因为快迟到太着急,没有把巧克力带出门??


 


酒吞仍然翘着椅子,回头看茨木,看他表情不对劲,问:“喂,白痴,你在干嘛?”


茨木吓了一大跳,“没……没什么!”匆忙摇头狼狈逃走。


酒吞心里嘀咕,这家伙怎么回事啊。


 


然后酒吞就收到了那张字条。字条是不知什么时候丢在他桌上的,里面是茨木歪歪扭扭写的很急的字。酒吞刚看了一眼,夜叉突然回过头说:“咦,茨木呢,今天怎么不来找你了啊?”


酒吞吓得一把把字条团成一团,皱眉做出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说:“我求之不得。”


 


教室门口。


茨木正探着头偷看,看到酒吞把自己的字条揉成团,有些受伤,心想他果然讨厌我。今晚肯定不会来了……


啊啊啊我为什么要自取其辱地约他出来!


再说,就算他来了,知道我只是想送一盒巧克力,一定会觉得我很烦的……茨木崩溃地想着,捂住了红得发烧的脸,恨不得刚才丢纸条的自己原地消失。


 


另一头,酒吞一脸正经地躲进了厕所隔间。锁上门,掏出那张字条看。


茨木写着:今晚和挚友在后山的秘密基地见,七点


后面还写了一行字,被用力划掉了。酒吞仔细辨认了半天,好像看到了“礼物”。


酒吞心想,嘁!这家伙又搞什么神经兮兮的。


而且干嘛不发消息,非要递纸条。每天都黏在一起,还非要去什么“秘密基地”这种小孩子玩的把戏,真烦……


上课铃响,他想把字条恶狠狠扔进垃圾桶,伸手了两次,最后又一脸不爽地塞回口袋。


 


酒吞对这个和他青梅竹马,每天就跟在他屁股后面黏着他,恨不得变成他腰部挂件的家伙一向态度很差。但倒也不厌烦,只是觉得自己要是任他这么黏着也太不酷了。


因此,当那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时,酒吞事实上还沉浸在那张字条带给他的莫名愉快的感觉里。


 


那是第二节下课的时候。萤草捧着一只手编的花环一蹦一跳地过来,高兴地送给小鹿男,说:“小鹿君,这是给你的圣诞礼物,感谢你为大家解答题目!”


小鹿男嗅了嗅,好香啊,花环上的花朵有股奇异的甜味!


 


萤草极其认真地介绍:“这可是有魔法的love love花,它可以活很久呢,大家闻到它的香味,就会很开心,有种love love的心情——”


话音刚落……


“小……小鹿君!它不是用来吃的!”


 


小鹿男被吓了一跳,无辜地抱着被啃缺了一口的花环:“对不起,看起来太好吃了就……”


“啊啊忘了这对小鹿君来说就像食物呢……但是,”萤草一幅超级神秘的样子,“它是魔法花朵,小鹿君吃了以后,会让第一个撞到你的人爱上你哦!”


“噫……”周围人将信将疑。萤草认真地说:“是真的!”


小鹿男还在小口咀嚼着,听到这话,鹿耳朵抖了抖:“那我是不是最好去厕所把它吐掉……”


 


小鹿男起身走向教室门口,抱歉地双手合十:“请大家现在不要撞到我……”


围观的男孩女孩都笑起来,故意大叫着躲得很远。酒吞坐在教室最角落,心想这群人真无聊啊。目光又扫过右前方那个空座位……茨木那家伙不在。


 


茨木往教室走的时候,还是一脸纠结又心烦的样子。没轻重地一把拉开教室门,看也不看就往里快步走。


 


小鹿男正被嘲笑得不好意思,一边走一边回头对周围人解释着什么,冷不防教室门打开,两人迎面砰地一声……好像是错觉,有一股魔法光波扩散开来。


 


啊……撞了!


教室里充满着倒吸气的声音,不知不觉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期待地看他们两个。酒吞不屑地想他们不会以为什么love love花是真的吧?但也目不转睛地看着茨木……等等,这家伙表情不太对啊?


 


茨木被撞得退后一步,定睛,看到了面前的小鹿男。


 


看着看着,他的眼睛慢慢睁大,一股粉色光环在他眼里弥漫开来,化作无数闪光的粉泡泡。


茨木痴痴呆呆地看着面前那半鹿半人的同学,突然发现他那软软耷拉的鹿耳朵,细小可爱的鹿角,嚼着花草的小嘴,一点也不强大的小身板似乎都泛起了一层柔光……


天哪……以前从来不觉得他那么可爱!


以前眼里竟只有……只有……咦?以前眼里只有谁? 


 


小鹿男在茨木的痴汉目光下一脸惊恐地绕路去了厕所,茨木眨眨眼,脸上泛起了love love的红晕,突然又大声又清晰地说:“小鹿!请和我交往!”回头就往厕所追过去。


 


教室里顿时炸锅。


酒吞不可思议地瞪着那扇空了的门,咔嚓捏断了一支铅笔。


 


酒吞现在很烦。烦透了。


一个上午,已经有不下十个人来问他失恋是什么感受了。他一开始还会强调他和茨木根本没关系。现在他只回答“滚。”


 


而且真的很烦。茨木就像只大白萨摩耶一样蹲在小鹿桌边,那头鹿干什么他都满眼星星地看着,夸奖他,赞美他。那些词儿听着还挺耳熟的,以前都是用来赞美“挚友”的。


 


酒吞第五次习惯性地掏出了手机,按亮,然后发现手机安静得如同飞行模式。


哦,对了,那个烦他的人去烦别人了。


酒吞啧了一声:完全不黏人了怎么倒还有点不习惯……


不对,我应该高兴才对啊?


 


酒吞想着想着,就高兴起来——没有那家伙缠着,他终于解!放!了!


五分钟后……


摸出手机习惯性地按亮,下一刻就很想剁掉自己这只习惯性的手。


 


酒吞突然开始思考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自己到底是怎么做到明明和那家伙每天在同一个教室上课,还能在手机上聊一整天的?他们都在聊什么?


他打开茨木的聊天记录,翻了翻,再往上翻翻,在满屏的颜文字和“挚友挚友”中,他突然觉得有点心烦。


 


午休时间。


酒吞掏出饭盒的时候,突然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好像少了什么。他奇怪地对着空荡荡的桌子两侧看了看,看到蹲在小鹿桌边的茨木,猛然意识到,是少了个眼巴巴看他饭盒的家伙。


我这是怎么回事啊,他不耐烦地想着,喊了一声:“我去屋顶吃饭。”


端着饭盒目不斜视地走出教室,边走边自言自语:“哎,可真爽,真清净啊。”一副饱受妻子唠叨的男人一朝获得自由身的得意样子。茨木正开心地看着(恨不得拔腿逃走的)小鹿吃饭,头都没抬一下。众人同情地看着酒吞的背影。


 


最后,酒吞一个人坐在屋顶,顶着一头雪花,面色阴沉地啃饭团。


可真他妈的冷啊。


而且根本就没别人来嘛。


对了,大家吃饭都有固定的伴儿。


可恶……我的伴儿为什么只有那白痴。本大爷怎么混得那么凄凉!


 


他觉得今天的饭特别难吃,迅速吃完,走下楼的时候,正看见茨木捧着一堆小苹果,心情愉悦地哼着歌,一看就知道要去献给谁。


酒吞心头一股无名火窜起来,在他背后喊:“喂,茨木!”


茨木回过头来,满面春风地说:“酒吞同学!你找我有事吗?”


 


酒……他叫我酒吞同学??


 


酒吞被打击得有些结巴,一时头脑一热,一把从口袋里掏出他上午写给他的小纸条,戳到他面前:“这是你写给我的吗?”


茨木看了一眼,笑容可掬地说:“是的!可是我晚上约好了和我的挚友一起逛圣诞夜市……”


“……什么??”酒吞提高音量,一把揪起茨木的领子,愤怒质问,“你叫谁挚友?”


 


茨木被一把扯到酒吞面前,一只小苹果落下来滚到一边。


两人的脸不过一寸距离,茨木愣看着酒吞。身体不知怎么的,擅自涌起了一股熟悉的暖流。仿佛是遗忘了什么深入他骨髓,流满了他血液的,他用全身心在意的事。


他怔了一下,眼里的粉色光圈黯淡了。只是一刻,魔法又回来了。他认真说:“马上要上课了,不赶快不行啊。我们回头再聊,酒吞同学!”


 


酒吞看着茨木脚步轻快的背影,心里不是滋味。许久,拾起那只苹果,低头看着。完全不知道自己看起来很寂寞。


 


酒吞回到教室的时候,正碰上茨木满头粉泡泡地凑在小鹿桌边,小鹿躲一点,他就往上靠一点。活像一对未成年少女和电车痴汉。酒吞看着就火大,心想这什么见鬼的恋爱魔法!


快步走过去,一把拎住茨木后领,粗鲁地把他丢回座位。说:“别去烦他,没看见别人不想理你吗?”


 


茨木无辜地眨眨眼:“没有啊。”他的眼睛是温柔的蜜金色,甜得让人心里打颤。


酒吞转向小鹿男:“你怎么不赶走他。”


茨木说:“我的挚友又不会像你一样。”


酒吞:“什么?”瞪着他,对方回视他,目光很平静。


“每次接近对方,如果都被打击,是人都会难过吧。我对酒吞同学来说很多余,很烦人,但总有人不这么觉得的。”


酒吞恼怒:“……你说什么?”


酒吞的脑子里在想,他怎么这样对我说话?他怎么这样看着我?他说的……是真的?他是这么觉得的?


 


他突然发现这样的茨木很陌生。似乎从认识第一天起,他就理所当然地沉浸在对方的在意中,肆意地凶他,赶走他。但他突然就成了一个对茨木可有可无的人了。


 


两个人对视着,周围人发现氛围不对,识相地安静下来。


这时,上课铃声响起来。


 


酒吞先挪开了目光,回到座位,什么也没说。


 


小鹿男都快哭了,悄悄问萤草:“魔法什么时候才会失效啊……”


萤草两手合十:“对不起,小鹿君!都怪我!我……我也不知道……”


 


那天放学,酒吞是独自一人回家的。茨木和一大帮子人去了圣诞集市,走了与他相反的道路。


一路上,圣诞的霓虹灯一闪一闪,映亮了冬日的街景,但全然映不亮一个少年的黑脸。酒吞一脸阴云地回到家中,把书包用力往桌上一砸,砰地躺下来。掏掏口袋,突然发现了那张字条,又摊开读了一遍。


“今晚和挚友在后山的秘密基地见,七点”


 


他眉间流露出厌烦,把那张字条使劲团成一团,抛进了垃圾桶。


 


时钟指向了6点30分,酒吞愣愣地望着天顶,全不在意。


 


圣诞集市人头攒动,圣诞老人分发着小礼物,食物的香气弥漫了满街。茨木和一大帮同学在一起,大家一副欢腾景象,吵吵闹闹了一路。只有茨木有些心不在焉,跟在最后面。


 


不知何时,他眼里那层闪闪星光黯淡了,显得有些懵懂,仿佛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他莫名地到处看,下意识地寻找着什么人。那是他的习惯,总要在人群里第一个找到他,确认他的位置。看到了也没怎么样,但看不到就难受。


 


他找了一圈,没有找到想找的人,目光愈发迷茫了。总觉得心里空空的,似乎错过了什么很重要的事。


 


不远处的寺庙钟声飘过来,空灵,古老。映着热闹的圣诞集市,带来一缕佛香。茨木朝那望去,夜色中,那座小山就在集市尽头,钟声是从那上面传来的。七点了。


 


茨木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


……七点了?


他的心脏被捏紧了一下。他想起来他七点还有约,是很重要的约定。


 


他一下全想了起来。雾气散去,目光变得清明起来。他深深倒吸了一口气,摸出手机看了一眼……7点01分了!


 


“啊!糟了!”


他惊叫一声,撒开腿就往前奔去,经过大家的时候甩下一句“我先走了!”大家莫名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


 


茨木一口气跑到山底下,已经气喘吁吁。他一刻不停地登到半山腰,跳过几棵枯树,爬上一个陡峭的土坡又一头穿过一片灌木丛,终于来到了一块平地上。


 


那是半山腰的一块平地,积了一层雪。这里的地势比树林更高,一眼望去,能看到整个城市的夜景。是他和酒吞一起发现的“秘密基地”。


茨木撑着膝盖,喘得快昏死过去。看了一眼,7点16分了。这个平台上空空荡荡,只有月光和积雪与他做伴。酒吞并没有来。


 


茨木眼睛一酸,手垂了下来。想想不行,猛地回头就要去酒吞家找他。他差点撞上一个迎面而来的人。


“哇……”他轻叫一声往后跳,脚下一滑,就摔在雪里,扬起一大片雪花,在雪里砸出一个人形来。


 


他呆呆看着那个突然出现的人。后者从阴影里走出来,两人目光相碰,后者把目光避开了。


 


“挚……挚友?”茨木小声说。


听到这个熟悉的称呼,酒吞一怔,一股热涌上脸。他一脸不爽地说:“等你好久了,你还要去哪儿啊?”


 


茨木心里咯噔一下,慢慢坐起来。他记得自己今天都做了什么。他清醒了,什么都记得……他说了伤害酒吞感情的话。


“我……”


对了……他说了非常过分的话。茨木原原本本地想起了自己说的那些话。


 


“不是你约我出来的吗,一副一头雾水的样子。”酒吞说。


茨木啊了一声:“对了,我做了礼物给你……糟了!”他瞪大眼,一副被突然打击的样子,随后懊丧地抱住头,“我忘带了……”一摸口袋,“对了,带了一颗,本来想自己吃的……糟了……已经化了……”


 


他难过地看着包装里变软的巧克力,突然就觉得想哭了。


“什么啊,”酒吞抢过来,拨开,看到半软的手工巧克力,不爽地说,“怎么是巧克力啊,你自己爱吃巧克力就也送我?”


 


茨木被说得无地自容,说:“对不起……”还没说完,就看到酒吞把那颗巧克力送进嘴里。


“别……”


“啧,难吃。“酒吞把糖纸捏成团。


 


茨木低下眼。他僵立许久,咬牙,说:“那……我……我先回去了……”


他刚走出一步,被酒吞扯住手臂拖到面前。


 


“收下再走。”酒吞说,茨木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盒巧克力怼了满怀。酒吞避开目光,说:“只有你喜欢这种难吃的东西……”嘀咕,“本来我不想来的,想想礼物都买了……”


“……给我的?”茨木呆呆地抱着那盒巧克力——“居……居然是爱心形状……”


“这不是重点!”酒吞吼。


 


茨木小心翼翼地看那巧克力,看着看着,就笑了,笑着笑着又像要哭。酒吞看着别处,见他长久不说话,回头一看到他这副表情,一怔。突然懊恼地“啊!”了一声,说:“你这家伙!”一把把他拽过来,紧紧抱住,“这种表情我怎么受得了……”


茨木被拥入怀中,呼吸都暂停了,难以置信地瞪着空气。


酒吞将那一头白毛揉乱:“傻子……对不起……我知道你那些话都是认真的。我这人太糟了……”


“……”


“你也抱我一下啊?”


“……”茨木的手微动了一下,慢慢扣住酒吞的后背,摸了摸,终于相信了这是真的。


 


“挚友……其实我……”


“嗯,我也喜欢你。装作不喜欢挺累的,不想装了。”


茨木的手颤了一下。


 


远处传来噼里啪啦的礼花声。烟火升空,绽放了满天。圣诞集市里,同学们纷纷抬头看。五光十色映亮他们欢笑的脸。


 


而那两个面红耳赤偷偷在小山里拥抱亲吻的家伙,眼里却只剩下对方了。


看来比起魔法花环,茨木巧克力的恋爱魔法更厉害呢。


 


【完】






from kea:


另一篇小甜文:《[酒茨]你夹到我了!》


kea正在连载的文:《茨木的酒吞追求计划》


粉丝数还没满400,但小甜饼已经写完,就当做是粉丝374福利好了!【什么鬼

评论

热度(424)

© 立志做一个有趣的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