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茨木和蔼过头

甜甜甜甜!这个大甜饼我吃了!

一个小号:

酒吞隔壁搬来了新的阴阳师,这个阴阳师和其他阴阳师没什么不同,就是有点烦人——她天天吹他们家茨木童子,不亚于茨木童子吹自己。


隔壁的阴阳师是个咸鱼,自从养大了姑姑和茨木,自己便出去吃喝玩乐,上线了就做个日常,寮里一群嗷嗷待哺的崽子全是姑姑和茨木来带,酒吞和隔壁打过一次石矩,茨木一头蓬松白发,一爪子6w,整场都没冲他冒过特效,“嗯没错,特效几率调低了,就是这样。”酒吞分析的有理有据,令他自己深信不疑。


打完之后,隔壁阴阳师干脆直接把寮拜托给了自家晴明,出门看电影去了,酒吞没见过这么不长进的玩家,这么一看,晴明还挺顺眼的。“酒吞,我要去隔壁寮看看,你一起去?”酒吞看着晴明怀里抱着的一堆御魂和结界卡,表示你瘦成个竹竿拿这么多东西万一半路被压死我们寮就也成隔壁那样自力更生寮,本大爷是为了我们寮才不是好奇隔壁咸鱼生活才跟你去的,大江山鬼王,从不瞎看热闹。


晴明点头,知道知道,就和酒吞一起出门了,家里的一群式神在后面戳酒吞,千万别让晴明羡慕咸鱼寮的日常啊,我们一大家子要养呢,可不能当咸鱼啊。酒吞拍了拍自己的胸,我用奶子担保你们放心,寮众纷纷表示那妥了。


站在隔壁寮门外,就听里面哇哩哇啦的吵,晴明敲门半天没人开,还是酒吞拿酒葫芦把大门轰开的,这下里面没声了,院子里净是些半大不大的式神,反倒三四星的狗粮堆了一堆,看样子姑姑和茨木身上应该就是这个寮的全部家当了吧。
真·咸鱼寮原来就长这样啊。酒吞看到了茨木,平时的茨木不穿盔甲,草草系了一件单衣,身上挂着一堆二星小崽子,也不知道寮主怎么想的,抽了一堆ssr,只养了个茨木,大天狗青行灯之流全被压箱底了。见来了陌生人,都藏到了茨木身后。


“挚友。”茨木喊了一声,酒吞隐约见到他眼角有泪,隔壁寮没酒吞,茨木自己这些日子一定很寂寞吧……“姑姑,不然心眼那套先放一放吧,钱拿来修门好了。”


本大爷心疼你,你他妈却心疼你家的门?


偏偏茨木身上的二星小崽子们纷纷表示自己可以少吃点不要克扣茨木大人的工资,酒吞觉得自己脸上写了罪恶两个字。晴明提出和姑姑聊聊,顺便说明来意,把酒吞打发带孩子去了。酒吞并没有兴趣掺和,只坐在樱花树下喝酒发呆,然而视线却总是盯着茨木那边,蓬松柔软的白毛被山兔插了一朵小花,萤草趴在背上给他编辫子,妖狐和夜叉没骨头一样瘫在茨木腿上。


茨木每天都过这种生活吗,又吵又无聊,他在大江山的时候,每天都充满了战意,总是拉着自己打架,还说什么让自己支配身体……发现自己的思绪又开始围绕茨木童子,酒吞摇了摇头,把多余的念头晃出去。正巧茨木童子看了他一眼,两人视线相对,茨木冲他笑了一下,便起身离开了。酒吞面上波澜不惊,茨木童子这个妖,性子很直,有什么话都直接说出来的,这个不明不白的笑就像羽毛扫过一样,轻轻痒痒的,却琢磨不透,茨木童子都开始有心思了?再抬头,茨木童子却是穿上了铠甲,领着一堆小崽子出门了。没等晴明开口,酒吞就跟了上去,打算今天问出他刚笑个啥。


然而别说问话,靠近茨木都成问题,“我要吃糖!”茨木从怀里拿糖给孟婆吃。“走不动了!”茨木把小小白抱起来,酒吞看着茨木呆呆的样子,咽了口口水。直到走到麒麟面前,茨木转过头道“挚友,此等小事吾一人便能完成。”酒吞满意的想,果然还是那个茨木,什么事都一人揽下。“……五六,刚好六个吃经验的位置,果然没算错。”原来你是怕本大爷吃经验!?酒吞童子听了都想暴击。他看着茨木把小妖怪们护在身后,自己捏麒麟捏大蛇,观战席的山兔和孟婆还在翻花绳。“真是慈母多败儿……”酒吞说到,丝毫没有察觉自己就像一个坐享其成的丈夫。


晴明发现酒吞越来越喜欢往对面跑了,明明自己家就有樱花树,非要坐在人家樱花树下面,这大爷去了啥也不干,就在院里喝酒,晴明觉得酒吞是故意给隔壁那一大家子添堵的。然而隔壁其他人都特别高兴,仿佛酒吞往旁边一站就能帮上天大的忙,也就随他去了。茨木忙得没有时间吹酒吞,两人只能隔空对望一眼,茨木眼睛亮亮的,里面有千言万语一般,然而机会太少,最后都化作一笑,双眼微眯嘴角上扬,酒吞只觉得身体里充实了不少,有一部分却空落落的,喝了更多的酒,总觉得那处不是胃。


隔壁阴阳师时不时会诈尸,茨木会蹲下来给她摸头,一头白毛被摸的晃啊晃,晃得人心痒。“虽然她不常上线,不过她很爱我们,我们也爱阿妈哦。”萤草嚼着糖对酒吞说到。“本大爷倒是不觉得,看你们几个身上哪有什么像样的御魂。”“才不是,阿妈从不把式神返魂,宁愿自己养着,还给我们买漂亮衣服。”萤草气鼓鼓的,她才三星,还没有自家萤草那种暴力输出的影子,到像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她对茨木倒是挺好的。”酒吞总算觉得这个阴阳师有可圈可点之处。“阿妈可喜欢茨木童子大人了!”说完寻思了一下,道“我们也可喜欢茨木童子大人了!”酒吞心里同意,这家伙是挺招人喜欢的,尤其是那个呆呆的表情,让人忍不住……“那家伙有什么好的,烦死了。”他这样说到。萤草看着酒吞童子,过了一会才说道“果然每个酒吞童子大人都会说这么一句话呢。”这次轮到酒吞愣住了,什么意思,茨木以前遇见的酒吞都会对茨木这么说吗。酒吞童子恨不得把他们挨个找出来用鬼葫芦教训一通,他们有什么资格这么说茨木。那家伙……那家伙明明这么可爱……可爱?!酒吞难以置信自己居然用了这么一个词,却又找不出其他合适的话。
酒吞决定自己一定要问出茨木童子是不是对自己不感兴趣了,如果真是这样,那每天的笑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对外人客气?酒吞想知道答案,又不想听到茨木真的对自己不再执着。纠结过后,天已经黑了。“我只是过去说句话,不会待太久的。”酒吞这么想到。


隔壁院子空荡荡的,果然都去睡觉了,酒吞摸到了茨木房间门口,却不急着进去,他想知道茨木不带孩子的时候都在干嘛。只见屋里茨木小心翼翼的拿出酒吞的立绘,立绘是寮办发的,抽到式神发一个,觉醒之后发一个,买了皮肤又一个。茨木把立绘摆在桌上,摸了摸又擦了擦,怎么也看不够似得。然后他深吸一口气,说到“吾友真是气吞山河器宇不凡力量强大妖界典范,吾友的发型帅气无比,走在时尚前端,吾友的衣服真是霸气……”后面又夸了奶子腹肌之类,让酒吞听的面红耳赤,也不知是夸他还是在耍流氓。茨木一口气说完,捧着酒吞的立绘,似乎是要睡觉了。“吾友的样子真是看不够啊,虽然少了初像和觉醒,但是没关系,吾友的样子,我都刻在心里呐。”酒吞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的,茨木那句话不明不白的,他一直都这样,说些崇拜啊尊敬之类的话,两个大男人听起来怪别扭的。但是酒吞无缘无故松了一口气,这是他第一次听茨木夸自己,听的时候也是欣喜居多,茨木这个家伙还没忘记怎么吹自己,被他这么一通吹,浑身舒畅,走路都快飘起来了。酒吞得意的一笑,本大爷也让你开心一下。


第二天晚上打完斗技回来,茨木童子的门口放着两个立绘,正是他缺的那两个,茨木愣住了,揉了揉眼睛,东张西望发现周围没人,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狂喜,拿起立绘就进屋关上了门。酒吞还没看够喜怒分明的茨木童子,自然又是在门外偷窥屋内情景。茨木把三个立绘摆好,摸摸这个,又摸摸那个,分别夸了三次酒吞的造型,夸的门外酒吞飘飘欲仙,十分受用。然后茨木照样把立绘放在枕头旁边,看了一会,挨个拿起来,吻在了酒吞的唇上。


他在干嘛?他想亲我!他亲了我!屋外的酒吞脑子轰的一声,身体不受控制的拉开了木门,指责到“茨木童子,你在干嘛。”茨木显然没想到会有人出现,唇还贴在酒吞的嘴上,被捉了个正着。他慌忙想藏起立绘,可是手被酒吞抓住了,两人贴的很近,就像刚刚他和立绘那样,酒吞的脸慢慢放大,嘴上贴了个柔软的东西,带着神酒的清冽味道。“你想亲本大爷?现在亲到了,感觉如何?”
“吾……是真的……对挚友……”酒吞打断他“之前我就在你眼前。你怎么还净照顾那群小崽子不搭理我?”“吾整日思念挚友,做些其他事情,让日子不那么难熬。挚友能来这边,哪怕是什么都不做,吾也很开心。”听见茨木这么说,酒吞恨不得现在就把人搂紧亲个够,但他还是坏心的逼问“我来你一句话都不讲,我怎么知道你是厌烦还是开心。”茨木急忙辩解道:“开心啊,但吾之前遇见过很多挚友,吾一开口挚友便让我住口,次数多了,吾便知道挚友不喜我讲话,挚友喜欢的一定不会错,吾照做便是。”灯下茨木的脸被渡上了温柔的橘色,酒吞的声音伴随着吻落下来“我喜欢你,哪里都喜欢。”两人相拥,口舌交缠,地上两人的影子难舍难分。


酒吞松开茨木,解下铠甲,只穿一条兜裆布,茨木看着酒吞完美的身材,话都说不顺“挚……挚友,你干……干什么……脱……这个……”“睡觉啊,这么晚了不会还要本大爷跳墙回去吧?明天还要打副本,快睡吧。”
“可我这只有一床被子……挚友,我去拿……”话没说完,酒吞已经把他拉进被子里“别瞎折腾了,本大爷就勉强凑合一晚吧。”酒吞随手熄了灯。


本以为茨木会抗拒,可没一会便在酒吞怀里睡着了。酒吞把脸埋进茨木毛绒绒的发间,经常照顾那些小崽子们,茨木身上有股甜味,飘飘忽忽的散发出来,勾的人心痒。“茨木。”酒吞轻声道,茨木睡得很沉,挚友的妖气让他充满安全感,酒吞想,他没说不许,那就是同意。茨木的领子散开,露出一小块细腻的皮肤,带着一点热度,舔上去又软又滑。不一会那块皮肤就被吸的泛红,带着暧昧的颜色反着唾液的水光。茨木微微动了动,头发蹭在酒吞的心口,暖的,痒的,于是他又被种上了更多印记。酒吞把茨木搂得更紧,嘴唇自然的碰到了茨木的肩膀,从这个角度看下去,衣服里面的风光一览无余。酒吞觉得空气都热了起来,蛙声和虫鸣都不见了,只能听到茨木均匀的呼吸和自己的心跳,自己的心跳比茨木快一倍,酒吞看向茨木,他没有被自己的心跳声吵到,酒吞又有些不满,用犬齿磨茨木的耳尖,茨木轻哼,在他怀里翻了个身,衣服本就系的松,这下又蹭的敞开了,胸口健硕的肌肉上缀着两点粉红,随着呼吸一动一动的。酒吞光是看着就觉得口干舌燥,夏天实在是太热了,火从他的下腹一直烧到脑子,他残存的理智几乎被烧完了。索性鬼王还记得第二天要打副本,盯着黑眼圈和一张欲求不满的脸跟在茨木身后,仿佛护食的狼。长大以后青行灯回忆起那天,表示往事不堪回首,当天的鬼王狂气暴击都达到了巅峰值,迅速结束了战斗,回去之后和茨木一天没有出现在寮里,姑姑明令禁止靠近茨木童子的屋子。


酒吞又去了隔壁寮,他开始帮茨木打御魂,打觉醒,带孩子。两个寮都察觉到了这两人关系的变化,当晴明终于意识到的时候找酒吞问两人的关系,酒吞把茨木拽进怀里深吻:“就是你想的那样。”虽然这个茨木又呆又和蔼过头,不过以后,本大爷接管了!酒吞紧紧的搂着茨木,没有人能将他们分开。


END


【设定游戏只给你初始性格,往后式神性格在此基础上随着阴阳师培养发展】
【有人看出我的急刹车吗?】

评论

热度(260)

© 立志做一个有趣的人 | Powered by LOFTER